家电供应链再遭“疫考”(上):强弱异势,有小厂跑路

时至今日,新冠疫情发生已经两年有余,两年时间中,我国家电产业内外部环境面临激烈动荡,产业链供需两端均承受到较大压力。而近段时期,上海疫情的集中爆发,让产业环境更加“雪上加霜”。

流通受阻进一步推高企业成本

作为中国家电产业的重要集群区域,江浙沪周边分布有大量家电整机制造企业和上游零部件厂商,上海疫情爆发后,这些企业遭遇了新挑战——物流堵塞。一位来自该区域的家电零部件供应厂商向中国家电网记者讲述了近段时期的一些遭遇。

“上海疫情加剧了供需环节的堵点。以常州为例,由于我们距离上海较近,近段时期高速公路几乎全部瘫痪。尽管中央要求不能对交通运输搞层层加码,但落实到地方执行层,由于担心出现阳性人员,封控实际蛮厉害,到处是卡口。”他讲述道,“目前,常州在具有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行程码、健康码均正常的情况下,外来人员仍需居家观察三天。此外,物流人员基本隔天一核酸,在高速路检查站,有医务人员为驾驶员做核酸,这也加剧了车辆拥堵,很多货运车辆一堵几小时。而且,由于现在很多服务区无法进入,不少货车驾驶员反映只能在马路边解决大小便等问题。”他还提到,“由于核酸的48小时有效性,一些司机的核酸结果上午还有效,下午便过期了,在高速上无法下来,必须由公司开具公章去领人。种种不便让驾驶员不愿意出车,原来200元跑一程,现在加价到400元,他们还是不愿出去。”

他继续道:“目前,无论是物料进来,还是发货出去,都面临困难。我们在淮安有一家分厂,当地管控更加严格,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将货先拉到常州工厂,然后再发出去。这样循环下来,仓储费、车辆费用、人员费用等都在增加,资金周转效率面临考验。”

而不少家电整机厂商也面临类似压力,一家在芜湖具有生产基地的家电整机厂商告诉我们,“从4月开始,整个家电产业链都受到疫情封控影响,采购端、生产端、运输端的困扰,包括原材料价格上涨纷至沓来。以生产端为例,目前工厂员工基本一天一核酸,一旦出现本地阳性病例,整个工厂都可能被封控。此外,工厂周边的供应商也会由于封控无法及时供货,无法正常采购也影响到生产线的正常运转。此外,即使生产完成,由于区域带星,我们的货在收货地又被封控。出发地被封、收货地被封、司机被封,搞得大家很被动。”

前述零部件供应商反馈说,“由于家电制造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很多家电整机厂有数百数千甚至上万员工,如果搞封闭管理,吃住都是问题;而如果不封闭,企业难免要按下暂停键,同时仍要负责员工工资,这些隐性成本都在推高企业负担。”

企业承压能力面临大考

目前,家电行业面临三座大山的考验:疫情、原材料和外贸。

疫情带来的封控除影响家电供应链的有效运转外,还体现在对房地产和消费信心的影响上。近年来,国内房地产疲软,新房需求大幅减弱,而一些老房装修需求也出现延缓,作为房地产后周期行业,家电整体需求出现延后或减少。另外,疫情带来的各种经济“黑天鹅”事件,也让消费者更加捂紧“钱袋子”,消费信心受到抑制。

而从去年开始的原材料价格高位运行目前仍未出现缓和迹象,据相关厂家反馈,今年1-4月,铜、钢材、塑料等原材料价格在2021年基础上,再度出现6-7个点的平均增幅。一位燃气热水器厂商告诉中国家电网:“燃气热水器中要用到大量的铜,而去年铜价翻了一番,此外包括钢结构、塑料件等均出现大幅上涨,上游供应商的涨价潮快速传导至整机企业,而整机企业想要把价格传导给消费者需要一个过程,目前家电整机企业的利润空间处于一个被急剧压缩的状态。”

而部分上游零部件供应商则表示,“现在,我们已经被原材料价格压得喘不过气。1-4月,原材料均价上涨6-7个点,而有下游厂家谈合作时,希望我们让利8个点,那就是成本线以下了。现在,我们一直在贴近成本线运行,如果降至成本线以下,我们将不得不暂停生产。”据悉,目前不少家电上游供应企业已经进行过一波减产。

2020-2021年,尽管家电内销不景气,但外销市场增势较好;但进入2022年,外销形势有所逆转。上述燃气热水器厂商表示,“目前,欧美等国家受货币贬值和油价大幅上涨影响,通胀压力很大,国外用户的实际购买力出现下降,家电消费也受到影响,事实上他们对于中高端家电的需求在下降,而对于一些低端产品需求得到提升。”

有厨电小家电综合企业表示,今年家电整体出口面临挑战,原材料价格持续高涨、海运资源紧张且运费居高不下,国际环境的不确定因素等,是中国制造集体面临的挑战。此外,国外刺激政策退潮,各国疫情趋于常态化,部分海外产能复苏等都会对我国家电出口造成影响。

上述家电零部件供应商也提到,去年其产品外贸出口量、额增长均在50%以上,进入2022年出口明显放缓,而前两年外销很火的空气炸锅,今年订单也出现大幅萎缩。

目前,家电行业整体处于“高压”状态,而一批承受能力较弱的小企业已经“摇摇欲坠”。该零部件供应商提到,“疫情这两年,对于家电行业的冲击很大。以广东顺德的俊德电器为例,这是我们十几年的老客户,但现在老板跑路,目前欠我们未开票货款约200万元。据了解,俊德电器拖欠供应商货款、工人工资等欠款合计在1.5亿元左右。”据悉,俊德电器主要生产热水器等产品,年产能在30万台左右,已经具备一定规模。“今年以来,很多广东的家电小厂都面临关停。”而面对下游企业可能发生的违约风险,供应商们选择优先保供大厂,“大企业风险管控能力相对较好,一般能够保证回款。”不过,即便如此,其大客户的开票回款周期也大幅延长至5-6个月,“半年收不到钱,我们资金链很紧张。”

谈到2022年对家电市场的整体预期,上述受访人士并未给出正面回答,“将结果看淡一些,也许到2023年一切都会好起来,今年权当为自己放个假!”

声明:此观点为企业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疑问或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删除。,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ekjd.cn/5425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